在源自非洲的埃博拉疫情防控處於撲朔迷離之際,素有“第三世界採購中心”之稱廣州,所擁有的非洲人口數量就成為關註的焦點。此前,有傳言稱身在廣州的非洲籍人口分別已達20萬、30萬甚至50萬。10月28日,廣州市埃博拉疫情防控工作會議披露消息,今年1月至10月份,從廣州出入境的非洲籍人士總計43.8萬人次,其中在廣州居住的實有非洲人約有15570人,常住人口4096人左右。
  由於傳言和實際公佈的數據之間存在巨大差距,導致了很多人對於此數據權威性的懷疑。當然,導致懷疑更重要的原因還在於日常生活中遇見非洲人頻密的體驗與公佈數據之間的不符,以及此前多家媒體針對所報道過的許多非洲人隱居廣州的現實。如果說個人體驗感知與實際統計數據之間發生矛盾,我們還是要以統計數據為準的話,那麼隱居廣州,即脫離出入境統計口徑的非洲人占多大規模,則成為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
  很顯然,廣州出入境的數據確有其權威的一面,但現在討論的問題是統計口徑的大小。如果的確存在隱蔽生活的非洲人群,那麼該部分人群的規模統計工作就變得非常關鍵。進一步說,如果涉及疫情防控,那麼統計就成為最基本的管理前提。
  媒體與輿論議論紛紛,那麼到底有無權威的統計數據呢?據中山大學副教授李志剛等人於2008年成稿的論文估計,廣州的非洲人總量為1.5萬~2萬人,其中大部分來自於西非,另有相當數量來自中非和東非。2006年前後,除了常住的2萬人,還有6萬左右的流動人口,加起來8萬左右。可以看到,這裡的2萬常住人口首先是估計的結果,6萬也並非精確統計所得。
  那麼問題來了,學界的研究很難做到整體性的排查與統計,而政府如果僅僅依賴出入境的力量,是否真的可以獲得非洲人在廣州數量的準確數據?當然,說到統計,並非調動統計力量即可,而是需要做好對待非洲入境人口的移民政策改革才行。假如無法對現行的入境乃至移民政策做一些基於現狀的改變,可能隱藏的人口就無法浮現。
  沒有對人群概括的基本瞭解,所謂的治理也就成了空談。在此,我們也呼籲政府要開放相關的數據,讓學界能夠儘快多角度介入居住在廣州的非洲人群體,通過研究來制定具體的應對政策。在全球化的今天,人口的頻繁流動是史無前例的,某種程度上,我們並不是要真的知道廣州到底有多少非洲人,而是要真正走近他們,瞭解他們,讓他們融入廣州,從城市裡的“他者”變成“廣州的一員”。  (原標題:[短評]非洲人在穗數量,真的有人知道嗎?)
創作者介紹

蔡卓妍

ji33jifn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