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圖:劉慧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當政時期實施mSATA的福利制度改革讓德國老年人口勞動參與率不斷提高,如今很多老年人仍然活躍在職場。圖為在德國總理府採訪的老記者們。 本報記者 管克江攝
  核心閱讀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理事會最新發佈的預測顯示,好房網從2013年到2050年,全球60歲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將在8.41億的基礎上翻一番。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近日發佈報告稱,到2020年將有13個國家和地區進入超老齡化階段。老年人口的急劇增加意味著,在上個世紀為經濟增長做出巨大貢獻的人口紅利,正在轉變為未來經濟和社會發展的負擔。化療副作用面對這一問題,老齡化最為嚴重的德國和日本等國正在努力尋找出路。
  德國、日本和意大利已經進入超老齡商務中心化,明年芬蘭和希腊將加入這一行列
  穆迪近日發表報告指出,未來大多數國家人口的快速老齡化將顯著拉低經濟增長,給相關化療副作用國家帶來嚴重挑戰。
  按照聯合國定義,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占總人口比例超過7%時,就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進入了老齡化;比例達到14%即進入深度老齡化;20%則進入超老齡化。
  在穆迪報告所涉及的112個國家和地區中,有68個明年將進入老齡化。日本、意大利和德國已經進入了超老齡化,明年芬蘭和希腊將加入這一行列。2020年將會有13個國家和地區進入超老齡化。目前老齡化程度較高的主要是歐洲國家,但一些新興市場國家也正在快速老齡化。比如中國、俄羅斯、巴西、阿根廷等已經步入老齡化社會。中國目前的老齡人口占總人口的9.5%,預計到2030年將達到16.2%。
  目前,老齡化最為嚴重的三個國家分別為日本、意大利和德國。截至2013年10月1日,日本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達3190萬,占總人口比率為25.1%,創歷史最高紀錄。據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預測,日本的超高齡社會危機還將不斷加深,到2060年日本老齡人口比率將達到39.9%,這意味著每5人中就有2位超過65歲的老人。
  意大利是世界上老齡化第二嚴重的國家,意大利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2年,意大利65歲以上老年人占到了人口總數的20.8%,老年人口比例的上升勢頭仍將持續30年以上,可能在2056年達到峰值33.2%。
  德國的人口趨勢主要表現在低出生率和總人口減少。預計德國人口到2060年將從現在的8170萬減少到6500萬,到2030年,老齡人口將占到29%,2060年達到34%。
  預計到2050年,發達國家每兩個勞動人口供養一位老人,發展中國家每四個供養一位老人
  人口結構的另一個重要變化是人口撫養比的變化(即總人口中非勞動年齡人數與勞動年齡人數的百分比)。除了少數非洲國家,大多數國家的勞動力大軍數量要麼增長緩慢,要麼負增長。到2030年,有16個國家和地區的勞動力將減員10%以上。預計到2050年,發達國家中每兩個勞動人口就需要供養一位老年人,發展中國家每四個勞動人口供養一位老年人。
  穆迪報告指出,人口老齡化在兩方面影響經濟增長。一是勞動人口的減少,二是家庭儲蓄下降拉低投資。對55個國家和地區的計算模型顯示,從2014年到2019年,老齡化將造成這些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下滑0.4%,2020年到2025年減少0.9%。而1990—2005年間,人口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為2.9%。報告指出,老齡化給亞洲國家和地區帶來的經濟拖累作用更加明顯。
  少子老齡化對日本經濟及社會帶來諸多影響。由於勞動者及消費者數量減少,日本國內的生產和服務也將隨之減少,致使企業收益降低,個人及企業繳納的稅金及養老保險相應減少。國家稅收大幅下降,最終衝擊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障。目前,日本財政在養老、醫療等社會保障方面的支出不斷增加,長期的財政負擔也使日本國債規模不斷刷新曆史紀錄。
  近些年來,老齡化也給意大利經濟帶來了不少困難。隨著意大利老齡化程度持續加深,整個國家的養老金支出不斷增多,這也被認為是造成意大利公共財政赤字多年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但受制於國內選民支持率等方面的原因,退休金制度改革成為歷屆政府不願觸及的“燙手山芋”。直到2011年12月,意大利政府才推出了包括上調退休年齡、不再把退休金與通脹掛鉤和以納稅總額作為參照等改革措施。
  德國55—64歲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從2003年前不到45%增加到2010年的65%左右
  穆迪在報告中建議,可以通過擴大年輕人和婦女就業、延遲退休、提高勞動生產率來部分抵消老齡化影響。報告特別提到了德國的哈茲改革,德國前總理施羅德當政時期進行了福利制度的改革,通過減少失業救助,推動失業人口積極就業,使勞動參與率顯著上升,特別是55—64歲人口的勞動參與率從2003年前不到45%增加到2010年的65%左右。
  德國勞動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斯佩爾曼對本報記者表示,德國要擺脫人口陷阱,最重要和最可持續的解決方案一是強調終生學習,二是鼓勵創新,三是提高老人和婦女的勞動參與率。他強調,鼓勵老人留職和延長退休年齡,這樣不一定導致年輕人就業機會減少,德國、丹麥和荷蘭的經驗都表明,只要註重創新、創造更多就業,完全可以在提高老人勞動參與率的同時,降低青年人失業率。
  德國聯邦政府2012年出台的政策文件指出,德國人口老齡化趨勢不可避免,只能在下述三個方面緩解壓力:一是利用現有勞動力潛力,二是加強創新,三是吸引外來人才。另外,德國2007年通過改革方案,決定到2029年使法定退休年齡從65歲逐步延長到67歲,以便有足夠資金來支付養老需求,兼顧老年人與青年人的利益。德國政府還強調需要建設家庭友好型社會,鼓勵家庭生育,為邊工作邊育兒的家庭提供支持。
  為應對人口老齡化危機,日本政府出台了推遲退休年齡、鼓勵老年人再就業、積極發展老年產業等多種政策措施。在老齡化導致社會負擔加重問題上,日本通過延遲領取養老金,提高個人醫療費負擔比例、增加消費稅等手段來緩解財政壓力。在應對少子化問題上,日本政府曾在1994年提出了強化育兒支援的“天使計劃”,此後又相繼出台了育兒休假制度,增加育兒補貼等政策。日本政府還設定了“50年後人口維持在1億左右”的中長期國家目標,將豐厚的預算分配從老年人轉移到育兒家庭。儘管日本政府如此賣力,但少子老齡化現象並沒有改善,仍舊是日本社會的一大難題。
  (本報柏林、東京、羅馬8月27日電)
(編輯:SN123)
創作者介紹

蔡卓妍

ji33jifnn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